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人 > 历史 > 正文

工业4.0时代政府岂能落后

未知 2019-10-18 09:59

  21世纪以来,制造业面临着全球产业结构调整带来的机遇和挑战。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,主要发达国家为了寻找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出路,开始重新重视制造业:欧盟整体上开始加大制造业科技创新扶持力度;美国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于2012年2月正式发布了《先进制造业国家战略计划》;德国政府在2013年4月推出了《德国工业4.0战略》。可以说,各主要国家在制造业上争相发力,目的都是期望抢占未来制造业的主导权。

  在新一轮工业革命已然到来,政府岂能落后!在2015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,我国也推出了组合拳。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将要实施中国制造2025战略和互联网+行动计划。5月8日,《中国制造2025》经李克强总理签批正式面世,明确提出力争用十年时间,迈入制造强国行列。;7月4日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+行动的指导意见》,其中的互联网+协同制造是重点行动之一,旨在推动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,提升制造业数字化、网络化、智能化水平,加强产业链协作,发展基于互联网的协同制造新模式。在重点领域推进智能制造、大规模个性化定制、网络化协同制造和服务型制造,打造一批网络化协同制造公共服务平台,加快形成制造业网络化产业生态体系。

  新一轮工业革命将彻底改变现有的生产方式和产业组织形式,改变国家间的比较优势,进而重塑全球产业竞争力和国际产业分工格局。新一轮工业革命背景下,将深刻影响我国产业结构调整的路径和进程,对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构成巨大挑战。

  如何应对新一轮工业革命呢?我认为主要有两点:一是,重新挖掘比较成本的优势;二是,提升制度创新和管理变革能力。

  重新挖掘比较成本的优势

  以前我国制造业迅速崛起主要得益于劳动力成本、原材料成本以及廉价的工业用地等资源所构成的比较成本优势。这方面充分体现出危机是威胁也是机会。因为,新一轮工业革命将彻底改变生产模式和组织形式,生产成本将大幅减少,生产模式将大幅转变。也就是说,新一轮工业革命不再偏重劳动力成本、原材料成本以及廉价的工业用地等资源所构成的比较成本优势,对国家间比较优势格局造成较大变化。

  还有,我们有了新的比较成本优势。比如说,自贸区方便了制造业产品的跨境交易,将简化零部件的进口,带动产品的出口;电子商务巨头铺设的现代化物流体系遍及各省市、各区县,甚至许多村落,这实际上也是一个优势,它缩短了采购和销售的时间,也就相应地缩短了产品的生产工期,加快其面市步伐;还有便捷的高铁,现在虽然还没有用于物流,但是使人员的流动变得更加便捷,这对于企业来说,无疑可以更多地获取知识,企业的销售人员在跑市场时也节约了时间,扩大了范围。

  提升制度创新和管理变革能力

  随着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到来,平台型企业、网络化组织、开放式创新、大规模定制、社会化生产等行为将更加普遍。所以,生产者与消费者的互动将更加紧密,中小企业的作用将更加突出,对市场需求的快速反应将更加重要这些变化都要求适时、适度的制度创新和管理变革能力,对我国相对薄弱的制度创新和管理变革能力构成现实性的挑战。

  此外,新一轮工业革命时代,是数据制造、互联制造、智能制造的时代。《中国制造2025》提出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需要有既有实践经验,又有产业研究经历,既懂机床、自动化等工业,又懂计算机软件、大数据等信息化技术的跨界人才来引领。

标签